夜空中最亮的星

00:00/00:00

是我最喜欢的歌,也是因为这首歌所以才加入的天文社。
有时候晚上很难过会单曲循环,和西酞普兰一起陪我度过了许多的不眠夜。
//开了自动播放,要是不喜欢的话请按暂停。
关闭了自动播放

[hermit auto="0" loop="0" unexpand="0" fullheight="0"]netease_songs#:18611546[/hermit]

在发完图片和视频之后也还是想写点东西,本来用的是另一首歌,但是想了想还是不能那么丧,否则觉得我会被嫌弃。最近发生了很多事情,所以大概也有一个月没有写blog了。

思绪依旧有些芜杂,但是稍微好些了,这两天的确有些难过,感觉有很多事情堆在一起,但是一件件去做总是能让人开心起来的。

想起大概一个月前也有一个夜晚非常难过,是因为理柜子的时候翻到了以前的东西,那天晚上也梦见了ex,醒来之后也终于删除了所有的iMessage记录(也有和她妈妈的,因为一直希望她能够回来,微信早就删了),其实没有什么可以留恋的了,当时也还在想为什么还会梦见,或许只有弗洛伊德能说得通了,总之过去了就好。

思绪芜杂的原因主要是考研的事情,Step1由于报名报的晚所以没定上考位,1000美元就打了水漂,其实准备的可能也不是特别充分,最后也打算在国内读研,所以其实不是太在意。不过考研的时候由于报名忘记确认所以导致没有报上名,今年就考不了了,一下子就很难过。其实自己的计划一件件最后都出了点意外,这是让我比较头疼的一件事。最近也都在计划之后的事情,不过还好总算有点头绪。

大致其实就是这样,爸妈那边因为我妈妈给我爸提前做了工作,所以他也没有很生气,上周三一起在儿科医院附近吃了个饭,只是这样我会更觉得自己对不起他们。我也跑了本部研招办,打了电话,都说没有办法,那天下午真的很绝望,本来本部的阳光很棒可是我丝毫没有兴趣。也谢谢Coco帮我和复旦的老师询问。

老板那边我发了微信可是老板没回我,决定周四去跟门诊,也询问一下这一年能否参与一些实验室的工作。

其实空一年倒真的没有什么,之前的一年我觉得自己学到了东西也很开心,只是想到自己事情都没完成,同学们即将研二我却还没毕业就有些难过。复旦的短信是11/10发给我的,当天都是双十一活动的短信而我也没有注意。没想到四个小时以后就到了截止时间。

现在在考虑的问题就是要不要先毕业,能不能养活自己,最近在试着当一名自由译员,收入也还过得去。之后想在五月份考CATTI,这样可以先挣点钱。现在空一点也想看点自己喜欢的书,之后有机会去实验室看看。总之是不能闲着,否则浪费的是自己的生命。

也会再考虑要不要再去拿个Step1甚至CK的成绩,但是后来觉得没必要,一者是因为想留在国内,二者是因为之后随时可以考,这个可能也要和家里人商量一下。

如你所见,我是一个会想很多的人,但是有时候想很多的确不一定管用,即使我计划好了后面的事情或许也会有种种变数。不过有个大方向或许也没有错,但行好事,莫问前程。

今天就先写这么多,有些困了,明天或许会删删改改,也想谈论一些稍微抽象点的话题。

//发生了很多事情,也有很多芜杂的思绪,决定先把事情处理好再写点东西,发点最近的存货吧。

上面是一星期前写的,后来存了草稿,稍微理了一下思路,今天感觉可以写点东西了。


其实不是很喜欢周国平,我觉得很大的原因可能是因为他研究的是尼采,而我对尼采并不感冒,也有可能也只是自己还没理解他的思想,但是最近发现有些话还蛮有趣的。

Speaking of 尼采


“好像这场勃然的怒火净除了我精神上的痛苦,也清空了我的希望,面对这样一个充满启示与星斗的夜,我第一次向这个世界温柔的冷漠敞开了胸怀。我体验到这个世界和我如此相像,终究是如此友爱,我觉得我曾是幸福的,现在依然是幸福的。 “——阿贝尔·加缪 《局外人》





或许对于现在的我来说是种安慰吧

后面放两张自己拍的

Til kindom come.

00:00/00:00

最近循环的一首很喜欢的歌,是之前听Coldplay随机播放的时候偶然发现的
一直觉得Coldplay和逃跑计划的有些歌风格其实很像,有点类似于Soft Rock/Pop Rock
前几天弹的时候也发现,这两支乐队的很多歌重音都落在第二拍

Til kindom come这个名字能让人想到圣经的主祷词:

Our Father, which art in heaven,
Hallowed be thy Name.
Thy Kingdom come.
Thy will be done on earth,
As it is in heaven.
Give us this day our daily bread.
And forgive us our trespasses,
As we forgive them that trespass against us.
And lead us not into temptation,
But deliver us from evil.
For thine is the kingdom,
The power, and the glory,
For ever.
Amen.

主祷词在圣经中是耶稣传给门徒的祷辞 ,知道主祷词是因为外公,外公信仰新教,在葬礼的时候我把我当时挂着的十字架项链放进了他的骨灰盒,也算是一种寄托吧
其实电影或者书中也会看到很多场景,大家餐前念的一般就是这个,在每一次礼拜的时候,会众都要诵读这篇祷辞
Thy是古英语中thou的形容词性物主代词,意为“你的”,等于your

天主教文言版如下,我很喜欢,是徐光启和利玛窦合译的
以前在徐光启公园旁边上补习班,他的墓前有一个很大的十字架

在天我等父者,
我等愿尔名见圣。
尔国临格。
尔旨承行于地,如于天焉。
我等望尔,今日予我,我日用粮。
尔免我债,如我亦免负我债者。
又不我许陷于诱感。
乃救我于凶恶。
亚孟。

Coldplay的很多歌也和宗教与艺术有关,包括Viva la vida和Paradise之类,Viva la vida的封面更是用了描述法国七月革命的油画《自由引导人民》,我想起了丰子恺的那句话:

近来我的心为四事所占据了:天上的神明与星辰,人间的艺术与儿童 。

也同样喜欢星辰,也有太多事情是现在无法解释的,虽然我并不是有神论着,但相比无神论,也可能更倾向于不可知论,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始终保持好奇心的原因吧

这也让我想到了康德,在康德的《实践理性批判》中,他说了了一句被无数人传颂的话:“ 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越来越历久弥新,一个是我们头顶浩瀚灿烂的星空,另一个就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法则。 ”,这句话也被康德作为墓志铭刻在了墓碑上。

我还没看完实践理性批判,很多纯粹的哲学的确很晦涩,所以引述一段豆瓣书评:

在《纯粹理性批判》中,康德对人类的知识、理性的来源、发展、能力、局限进行了精辟的探讨;人是如何认识自然与外部世界的,又是如何上升为自己的知识的,也就是康德所谓“纯粹理性”,讲的是知识,无穷无尽,不可见底,也就是康德眼里的星空;而在《实践理性批判》中,则对人如何通过实践对外界发生影响,即“实践理性”,这影响的根源、原则、方法又是什么,讲的是实践,而实践的规律就是道德律。从结构上来说,前者是从外到内,后者是从内到外,因此推导论述顺序完全相反。

康德的实践理性批判也提到:实践以道德为准则,以知识为手段,目的是为了达到”至善“,至善则建立在幸福和德性的基础上;而为了达到至善,康德又引入了灵魂不朽(因为人永远不能在道德上做到完美,只能无限接近,而这个无限接近是一个过程,为了确保这个过程,灵魂因此不朽)和上帝存在(康德多次指出,这里提上帝的存在只是为了实践需要,而不是客观存在)这两个概念。

好像有点扯远了,大晚上容易思维奔逸,就写那么多吧

晚安
也祝某位小可爱一路顺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