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il kindom come.

00:00/00:00

最近循环的一首很喜欢的歌,是之前听Coldplay随机播放的时候偶然发现的
一直觉得Coldplay和逃跑计划的有些歌风格其实很像,有点类似于Soft Rock/Pop Rock
前几天弹的时候也发现,这两支乐队的很多歌重音都落在第二拍

Til kindom come这个名字能让人想到圣经的主祷词:

Our Father, which art in heaven,
Hallowed be thy Name.
Thy Kingdom come.
Thy will be done on earth,
As it is in heaven.
Give us this day our daily bread.
And forgive us our trespasses,
As we forgive them that trespass against us.
And lead us not into temptation,
But deliver us from evil.
For thine is the kingdom,
The power, and the glory,
For ever.
Amen.

主祷词在圣经中是耶稣传给门徒的祷辞 ,知道主祷词是因为外公,外公信仰新教,在葬礼的时候我把我当时挂着的十字架项链放进了他的骨灰盒,也算是一种寄托吧
其实电影或者书中也会看到很多场景,大家餐前念的一般就是这个,在每一次礼拜的时候,会众都要诵读这篇祷辞
Thy是古英语中thou的形容词性物主代词,意为“你的”,等于your

天主教文言版如下,我很喜欢,是徐光启和利玛窦合译的
以前在徐光启公园旁边上补习班,他的墓前有一个很大的十字架

在天我等父者,
我等愿尔名见圣。
尔国临格。
尔旨承行于地,如于天焉。
我等望尔,今日予我,我日用粮。
尔免我债,如我亦免负我债者。
又不我许陷于诱感。
乃救我于凶恶。
亚孟。

Coldplay的很多歌也和宗教与艺术有关,包括Viva la vida和Paradise之类,Viva la vida的封面更是用了描述法国七月革命的油画《自由引导人民》,我想起了丰子恺的那句话:

近来我的心为四事所占据了:天上的神明与星辰,人间的艺术与儿童 。

也同样喜欢星辰,也有太多事情是现在无法解释的,虽然我并不是有神论着,但相比无神论,也可能更倾向于不可知论,但这也是为什么我们始终保持好奇心的原因吧

这也让我想到了康德,在康德的《实践理性批判》中,他说了了一句被无数人传颂的话:“ 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越来越历久弥新,一个是我们头顶浩瀚灿烂的星空,另一个就是我们心中崇高的道德法则。 ”,这句话也被康德作为墓志铭刻在了墓碑上。

我还没看完实践理性批判,很多纯粹的哲学的确很晦涩,所以引述一段豆瓣书评:

在《纯粹理性批判》中,康德对人类的知识、理性的来源、发展、能力、局限进行了精辟的探讨;人是如何认识自然与外部世界的,又是如何上升为自己的知识的,也就是康德所谓“纯粹理性”,讲的是知识,无穷无尽,不可见底,也就是康德眼里的星空;而在《实践理性批判》中,则对人如何通过实践对外界发生影响,即“实践理性”,这影响的根源、原则、方法又是什么,讲的是实践,而实践的规律就是道德律。从结构上来说,前者是从外到内,后者是从内到外,因此推导论述顺序完全相反。

康德的实践理性批判也提到:实践以道德为准则,以知识为手段,目的是为了达到”至善“,至善则建立在幸福和德性的基础上;而为了达到至善,康德又引入了灵魂不朽(因为人永远不能在道德上做到完美,只能无限接近,而这个无限接近是一个过程,为了确保这个过程,灵魂因此不朽)和上帝存在(康德多次指出,这里提上帝的存在只是为了实践需要,而不是客观存在)这两个概念。

好像有点扯远了,大晚上容易思维奔逸,就写那么多吧

晚安
也祝某位小可爱一路顺风

Between the bars.

00:00/00:00

Rick and Morty里面的插曲,Young Rick喝多了躺在路边听到这首歌就哭了,说“为什么如此有才华的人会去世?”

没看过Rick and Morty,以后有时间或许会看看(另一部动画片大概是马男吧,我承认我想做的事的确很多),但或许也能够理解这种感情。

网易云音乐下面的评论说:

“我从来没有觉得自杀的人懦弱。作为生者的我们没有资格去揣度最终选择自杀的他们做出这个决定所需要的勇气以及他们独自面对死亡时巨大的孤独与恐惧。活下去所需要的勇气是无法与选择死亡相比的。因为做着这种比较的人都还活着。”

我也曾经有过强烈的自杀想法,其实我很明白这不是我的真实想法,但是在抑郁发作+药物作用(SSRI早起增加自杀风险)的情况下,有很多时候就只是躺在床上不想动,对一切活动失去兴趣,自然也会觉得“人间不值得”,要和一个外来的想法作斗争还真的很难,好在抑郁对我来说,只是道理都明白,但心情依旧会不好,也有很支持我父母和朋友。

只不过,或许很多人终究还是觉得理想和现实差距太大,以自杀谢世的才华横溢的人也数不胜数。

海子写道:“我叫査海生,我的死与任何人无关。”

圣·埃克絮佩里写道:“我将双手合十,安息在地中海。”

我也曾经写过的关于自杀的课程论文,摘录了豆瓣上的一些观点:

“理想主义是可贵的,但健全的现实感以及审慎、妥协甚至迂回的精神也同样是可贵的品质,也同样有古典思想的渊源。追寻理想的道路漫长,请珍惜自己的生命。我们走得慢,才能走得更远。”刘擎在江绪林追悼会上,以此来提示“现实感”的可贵。

理想主义的气质是难得的、值得保护的,但另一方面,泥沙俱下的生活却要求我们同时具备一种现实主义的气质。这种现实感中,要有能拥抱最柔软的美好的温情,也要有能抵抗最坚硬的丑陋的无情。因为人间总是如此,同时揣着温情和无情,高尚和无耻,柔软和坚硬。

当然,这不是说谁就有资格指责或评判那些选择了自杀的人。

每个选择以自杀谢世的人,都面临着自己的深渊。但每一次沸沸扬扬的缅怀背后,总有更多的自杀者,走得无声无息。生命如同草芥一般无人在意,破土而出之后,又被“以万物为刍狗”的命运一把扯断。

没有人能知道,每一个选择提前离场的人,那些我们曾经的同行者,在做出这个决定的时候,“一念”里头包含的整个宇宙。有些话,人可以跟朋友讲;还有些话,人只能跟自己讲;而更有一些话,人无法同任何人讲,也无法同自己讲。于是,那团包裹着身前身后的迷雾,总是越来越涨大,真实几不可见。

如果说世间有什么事情是公平的,那大概是在人生这场过山车里,每一次升上巅峰的狂喜与每一次坠落谷底的绝望,每一个人都毫无选择地承担着共同的“苦”。那每一次吹拂过眼角鼻稍的瞬息,是我们共同拥有的记忆。

想来也有更多的人 ,一生都没找到自我的才华,就庸庸碌碌地去世了,很多的时候大概也是忙于应付世俗,这样一想就更难过了。

遇害的美国留学生章莹颖在自己日记中写道:“Life is too short to be ordinary.”,但是或许大多数的人也终究会是个普通人吧,我其实能接受这一点。但也希望能尽自己的所学去帮助大家,若是希波克拉底所说即是“Do good to humanity.”,当然也可能我现在还不够成熟很理想化,却的确希望一直能有颗向善之心,也一直能对患者像现在这样耐心。当初坚定考U其实是向往自由的生活,但想来或许只是 “生而自由,却无往不在枷锁之中”,加上自己也是个很宅的人。

也有两句关于生命的很棒的描述:

伊壁鸠鲁说: “神不足惧,死不足忧,祸苦易忍,福乐易求 。”

泰戈尔在诗中写道:“ Let life be beautiful like summer flowers And Death like autumn leaves. ”,郑振铎译为:“ 使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